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张学勇移民公司
温尼泊华人网 首页 综合 查看内容

继颜宁后 美国科学院院士陈雪梅离美回国任职北大

2023-3-9 23:16| 发布者: happylife| 查看: 9117|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据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官网资料显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特聘教授陈雪梅已全职回国,担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
继颜宁后 美国科学院院士陈雪梅离美回国任职北大

据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官网资料显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特聘教授陈雪梅已全职回国,担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



陈雪梅担任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官网截图

3月6日,极目新闻记者梳理公开资料与新闻报道发现,陈雪梅教授生于哈尔滨,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系,获学士学位;1995年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生物化学专业,获博士学位。一路坚持追求自己对生物的浓厚兴趣,2013年,她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NAS)院士,这一荣誉旨在表彰她在microRNA的调控机制方面的研究,为探索生命奥秘所作的贡献。此次,在分享自己决定回国接受母校聘任以来的心路历程时,陈雪梅表示,希望学院继续重视基础研究,在国际前沿进行科学探索;重视教书育人,培养有好奇心、有学习能力、有探索精神的人才并探索将北大和学院的顶尖教育资源向社会辐射;不辜负北大的历史使命,为社会、国家乃至全人类作贡献。

兴趣让她产生一探究竟的渴望

据北京大学新闻网报道,陈雪梅生于哈尔滨,中学时就对生物感兴趣,担任高中的生物课代表。



北京大学新闻网报道截图

“那时,爸爸经常带我去野外玩,看见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我就觉得很开心,而对在学校做解剖果蝇幼虫的实验却不太喜欢。我感觉自己对植物更有兴趣,我做不来动物的实验。”陈雪梅说,那时候大家都说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在1984年高中毕业后,她报考了北大生物系,并如愿学习植物生理与生化专业。本科四年她没怎么想今后要干什么,只是因为自己对植物感兴趣,所以就认真地学习专业知识。

1988年本科毕业时,陈雪梅参加了 “中美生物化学联合招生项目”(CUSBEA,发起人为吴瑞教授)英语和专业课的考试,获得公派留学美国的资格,就读于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生物化学专业。陈雪梅觉得,现在学生想的事情比以前的学生多很多,过多关注以后的生活,专心关注学问本身的反而较少。她自己是因为对植物研究感兴趣,自然而然地选择了科研这条道路。

选择小RNA(microRNA)和花器官发育这个研究领域并取得成功对陈雪梅来说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当时我们在做花的发育过程研究,想找出花发育过程中的重要调控基因。我们找到了一个基因Hen1,发现它的表型与另外一个基因Dicer突变以后很像。Dicer在动物(线虫)里面是产生小RNA的,于是我们就猜想Hen1是不是也产生小分子RNA。”通过提取小分子RNA,陈雪梅的研究团队证实了这个想法是对的,成为最先从植物体中分离出microRNAs的研究团队之一,并从此开始了关于小RNA和花器官发育的研究,并取得了植物发育生物学领域的一些重要发现。

陈雪梅说,她之前做的完全是与小RNA不相干的课题,就是因为在花的发育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基因(Hen1),研究这个基因的分子功能时发现它与另外一个基因(Dicer)突变后的表型惊人的相似,于是联想到小RNA。看起来这是非常偶然的事情,但是陈雪梅认为,兴趣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使她产生了一探究竟的渴望。

做自己所爱之事不应带着功利想法

“我觉得关键还是兴趣,对研究课题的兴趣,就是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有刨根究底的精神。当时还是上世纪90年代,很久远的事了,我们通过遗传突变体来找花的基因。做之前根本也没想过是否能发文章,更别说能否成名那些事了。”陈雪梅说,“我就是非常感兴趣,很想知道到底是哪些基因让花成为花的这个样子。那时候定位基因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了一个突变体,想找到是哪个基因突变了还很困难。当离找到这个基因很近时,我们兴奋得一夜睡不着觉,非常渴望知道是什么基因在调控花的表型。”

兴趣把陈雪梅领进了植物研究的大门,但在通向成功的道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据陈雪梅讲,在她博士生期间,做衣藻的叶绿体转化时,有近两年时间关键技术问题难以解决,让她非常纠结:是按原计划坚持下去呢,还是换一个课题?“当然换一个课题也是可能的,但是我对该课题的研究内容和课题设计都很感兴趣,我很想知道转化叶绿体之后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陈雪梅最后坚持了下来,通过尝试各种条件、咨询其它实验室等多种途径解决了技术问题,终于完成了课题研究。

通过上面的事例,陈雪梅强调,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兴趣是很重要的,不应带着功利的想法,认为选课题和做课题研究就是为了发好文章、成名。当你对一件事怀着浓厚的兴趣,你就特别想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于是你就会千方百计地去找你想要的答案。而在这个过程中也许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和挫折,能否坚持不懈地追求自己的兴趣是非常关键的。

近两年是不短的时间,如果最后做不出结果怎么办?陈雪梅说在美国导师一般会同时给学生或者博士后两三个课题,因为生物实验的周期比较长,有时一个实验要做几个月,结果不理想的话还得重新设计实验再做。如果同时做两三个课题,把实验时间错开来,就可以保证时时有事可做。对于如何做好个人的职业规划或者人生规划,陈雪梅还是建议先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然后执着地去追求自己的兴趣,努力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女性也能撑起科研的半边天

据北京大学校友网报道,2013年4月26日,陈雪梅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这一荣誉旨在表彰她在microRNA的调控机制方面的研究,为探索生命奥秘所作的贡献。无限荣光的背后是一个女人顽强的斗志、宽广的想象力和辛勤的汗水在支撑。

MicroRNA是长度约为22个核苷酸的小分子RNA,却并不编码蛋白,而是在基因调控中发挥作用,其影响了从发育、生理到应激反应几乎所有的生物学过程。理解生命奥秘的钥匙microRNA直到2001年被发现普遍存在于动物中,才真正进入生命科学研究者的视野。2002年,陈雪梅实验室与另一个实验室同时发现microRNA在植物中广泛存在。不久,陈雪梅提出了一个当时在学界看来想法十分新颖的假设:microRNA在花的发育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并通过实验将这个新颖的想法证实为真理。2004年,陈雪梅在《科学》上发表了独立署名的论文。此后,陈雪梅实验室在microRNA的生物合成及降解机制研究上作出重要贡献,尤其在揭示microRNA甲基化这一机制上引领了植物及动物小分子RNA的研究。

生命科学的研究过程中实验占据重要的位置,耗费巨大的时间和人力,因而要独立完成一项具有世界影响的研究绝非易事。事实上,独立完成研究是陈雪梅出于无奈的选择:当时实验室里的学生和博士后没有人能有时间加入到这项研究中,如果要采取立项申请经费组织新研究团队的做法,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开始研究,但是这是一个非常新的想法,一旦被证实将会是生命科学的一个重大发现,需要马上行动。于是陈雪梅决定放手单干。所幸,凭借陈雪梅深厚的学识积淀与精准的判断,一个“大胆的假设”很快通过了“小心的求证”。

当时,陈雪梅已有一对儿女,她很好地平衡好了家庭与科研。记者提问:目前国内的生物学科研究生中女生与男生比例相当,甚至多于男生,但最终能坚持下来并做出卓越成就的科学家中有一股很强的“阳刚之气”,而女性仍属凤毛麟角。您觉得女性如何才能在科研领域做出更多的成就呢?

陈雪梅回答称:“在中国参加学术会议,会议做报告的90%是男士,而听报告的女性则数目很大。这不仅意味着女性比较难融入男性占绝大多数的中国顶级学术圈,无形中也影响了年轻女性对从事科研的自信。而在美国博士后中变成faculty的女性比例很大。因为她们在比较困难的一个阶段可以获得社会的帮助,比如美国在助理教授期间生孩子的话,是可以给你多一年的时间。学校选助理教授,在能力相当的前提下,选拔时还要适当考虑男女比例。现在中国女性进入科学界的性别障碍已基本消除,关键是要让这些刚刚步入科研道路的女性看到更多成功的女科学家的例子,让中国的女博士生他们看到希望和前途,也需要社会的支持与理解,女性才能真正撑起中国科研半边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维权声明:本站有大量内容由网友产生,如果有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隐私,请点击右下角举报,我们会立即回应和处理。
版权声明:本站也有大量原创,本站欢迎转发原创,但转发前请与本站取得书面合作协议。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3-2020, WinnipegChinese.COM
GMT-5, 2024-7-20 17:08 , Processed in 0.026810 second(s), 15 queries .